十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思危在经济大国能源安全和气候变化领导人会议上的  讲 话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大家上午好!今天再次与各位新老朋友相聚于中外跨国公司CEO圆桌会议,我感到很高兴。我今天主要是围绕会议危机下的变革和转型这一主题谈谈我个人的看法。

    第一,我们要看到企业持续发展面临的挑战,大家知道由美国次贷危机引起的全球金融危机,从次贷危机发展为战略危机进而发展成为流动性危机,最后发展成系统危机。从美国向全世界扩散,从虚拟经济领域向实体经济领域蔓延,导致全球经济的衰退。

    作为一个审慎的乐观主义者我认为在世界各国共同努力之下,现在可以说最困难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中国的经济已经是触底、起稳、回升、向好,世界经济也走向曲折复苏之路,有人说世界经济是个V型,但是不断的缩小的V型,还有人说W型,现在认为是V型,这个V型不断的缩小,大概是这样的发展。

    正如我去年在达沃斯会议上讲的,从长远的观点来看气侯变化要比金融危机更加重要,因为气侯变化涉及到人类的生存和发展。在经济发展越来越受到资源和环境约束的今天,已经迫使全人类不得不重新思考自己的发展模式,如何来应对气侯变化,来坚持可持续发展,走绿色发展之路。而解决气侯变化问题我个人认为根本的措施是发展新能源,今年8月在广州亚洲能源会议上我曾讲到发展新能源可以做到一举四得。

    第一,可以减轻我们对石油的依赖,大家知道石油是重要的能源,我们国家现在石油的进口量已经和我们的生产量基本上相等,我们需求一半要靠进口的。全世界石油的需求量每天大概是8000万桶到9000万桶,它的需求波动按道理说并不是太大,但是全世界石油的价格在虚拟经济的鼓动之下,它的波动是100%以上,最高到将近150美元。所以减轻对石油的依赖,这是发展新能源第一的重要的作用。

    第二,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大家知道二氧化碳排放已经成为当前一个重要的问题。

    第三,我们可以通过用纤维素和半纤维素为原料取代以玉米和甘蔗为原料来生产生物燃料,这样可以不跟粮食争地,可以腾出更多的地来种植粮食,有利于解决粮食的危机。

    第四,在金融危机以后发展新能源,我们可以提供新的经济增长点。比如说风能、太阳能、生物燃料,甚至扩大到核能、清洁煤技术等等各个方面。

    通过发展新能源,逐步建立起低碳的能源系统,低碳的技术体系和低碳的产业结构,逐步能够向低碳经济转型,这是一个长远的战略。最后形成低碳和低碳发展相适应的生产方式和消费模式,我认为这个是将来的一个大的趋势。我认为前三次产业革命分别是由蒸汽机、电力和电脑为引领的,在第四次产业革命的时候将迎来以新能源为引领的能源革命,这是第四次产业革命。

    在当前金融危机的阴霾还没有散尽的时候,京都议定书的减排协议将于2010年届满,今年12月在哥本哈根将召开缔约方第15次会议,这次会议后将进入后京都时代谈判的关口,世界各国在资源有限的前提下还需要继续提高能源的使用效率,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保证国家的能源、资源和生态的安全,通过技术创新、制度创新和观念转变来实现工业文明向生态文明的过渡,我想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巨大的挑战,也是我们面临的一个大的趋势。

    第二个问题我想讲一下,实现变革和转型是我们跨国公司的必然选择。

    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依靠国家大力实施的引进来,走出去的战略,目前我们已经形成了一批具有比较优势和竞争优势相结合,国际竞争力比较明显的行业、企业开拓了国际业务、视野,规模也是在不断的增大,跨国经营的范围和深度也是在不断的改善,对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但是我们更应该看到我们的跨国公司在持续发展中仍然存在着许多不足,和真正意义上国际跨国公司相比我们还是存在着不少差距。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推进,这些企业现在已经全面投入了国际竞争的大循环之中。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需要全面提升技术、管理、人才和文化的新阶段。即使是进入世界500强的中国企业中,多数是国有和中央企业,他们依靠庞大的国有资本支持和某些垄断的特权,尽管依靠经济规模扩张进入了500强,实际上是500大,并不是500强。但是同世界知名的国际跨国公司相比,它们在跨国经营过程中对产业链的控制力明显欠缺,我们还多数集中在附加值不高的国际产业链和国际价值链的低端。而产业的尖端技术掌握的不够,有不少还是依靠引进的额,自主创新的能力不足,只是在生产环节具有优势,也就是说在制造环节上相对具有优势。我们现在来看主要是接单,而不是向国际下单。目前这些企业大多数还是在低成本、低价格的层面上竞争,缺乏国际级的世界名牌。

    目前的国际竞争可以说已经由生产领域扩展到商务,比如说物流、流通、金融等等方面的领域,以及知识技术领域。我国的许多企业还没有建立起先进的商业模式,国际的竞争力也还不够强,所以我国的跨国公司一定要主动变革,一定要加快转型,一定要成为真正的具有世界水平的跨国公司,这个是我们需要进一步努力的。

    如何实现转型呢?这是我想谈的第三个问题。

    我认为这次金融危机以后世界经济的格局将会发生重大的变化,所以我们首先要学会善于用世界的眼光来观察现实,用全球的角度来思考问题,用战略的思维来谋划未来。我今年5月在华盛顿召开的太平洋经济合作会议的闭幕式的主题演讲上我曾经讲到,金融危机以后世界金融格局的变化,按照中国的哲学来看,中国哲学是中庸之道,按照这个来看将会出现六个方面的平衡,我们要处理好六个方面的关系。

    第一个方面就是储蓄和消费的关系。在过去的模式下西方的高消费,高负债是不可持续的,而东方人过渡储蓄的问题也会影响到消费的增长,所以我们要正确处理储蓄和消费的关系。

    第二个方面就是处理好内需和外需的平衡。按照过去的金融危机以前的模式,发达国家依靠金融优势向生产产品和生产资源的国家借钱,借了钱以后通过金融工程在高杠杆率下面运作赚钱,赚钱之后又去购买资源,购买产品。但是当发生金融危机以后这些国家就不得不去杠杆化,去杠杆化就说明他要少借钱多储蓄,少消费。在这种情况去杠杆化必然造成我们的去产能化,我们的生产能力必然造成过剩,像我们的外贸降低了将近四分之一,在这种情况下就必须要把原来依靠外需那部分,现在看至少25%这部分的能力要转移到内需上来,要能够通过内需来消化这部分能力。从相当长一段时间来看恐怕外需不会有很大的增长,我们必须要重新做这种内需、外需之间的平衡。

    第三个方面就是金融创新和金融监管的平衡。金融创新和金融监管是相互制约又是相互促进的。金融创新的目的本身是为了通过对冲防范风险,但同时也可能作为一种过渡投机的工具。在西方国家是金融创新过渡,金融监管没有跟上。从我们国家来看,我们的金融创新现在还是很薄弱的,我们基本上没有投资银行,没有金融衍生品,也没有评级机构等等。这一方面说明是我们金融效率比较低,当然另一方面也是金融的风险比较低。我们还是要正确处理好金融创新和金融监管的关系,积极稳步的推动金融创新。

    第四个方面就是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平衡,目前全世界须提经济的规模,就是股市的市值加债券余额,加金融衍生品未平仓总额大约是500多万亿美元,而全世界GDP61万亿美元,也就是说将近十倍之多。所以在西方来看虚拟经济的规模会适当缩小,特别是金融衍生品的规模可能会适当缩小。但是对我们国家来看虚拟经济发展还是相当低的,我们和实体经济比大概是一比一左右。虚拟经济规模小的,从一个角度来看就是国际金融竞争力弱,你的国际金融竞争力弱,你的金融效率就比较低。因为你等于在低杠杆率下面把钱借给别人,让别人在高杠杆率上赚钱,我们拿到就是那一点债券的利益。所以我们还是要适度的发展虚拟经济。

    第五个方面就是经济增长和可持续发展之间的平衡。我认为在金融危机之后我们应该看到我们不应该追求过高的经济增长率,8-9%的经济增长能够稳步的发展,这应该说就是相当不错的,我们应该用更多的资源投入到环境保护、节约能源,保护生态,发展教育、科技,改善民生等等方面,因为过高的发展速度下必然会导致你的环境、生态成本的增加。如果对比起来有可能得不偿失,所以我们在经济发展下要保持经济平稳、快速的增长和我们环境资源的改善,保持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最后一点就是在地区一体化和经济全球化之间的平衡。05年在首尔我讲过地区一体化和经济全球化是一个相辅相成,互相平行的过程。你看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出现了北美自由贸易区,出现了欧盟。现在很多国际会议上都给中国戴高帽子,说中国应该担当领导责任,我说不,因为中国GDP是全世界的6%,尽管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达到了20%以上,但是我们人均GDP在世界100名以下,我们不可能去英雄救美,英雄救欧,我们能做的事情一个是把我们国家自己事情搞好,这就是对世界的贡献,因为我们可以作为世界经济增长的火车头。

    其次我们只能够承担与我们国家发展能力,发展水平相适应的责任,我们要和周边国家加强合作。大家知道10+1明年要实现自由贸易区了,10+210+3正在不断的推动,10+2是加韩国,10+3是加日本,最近中日韩首脑会议也进一步讨论了这个问题。如果10+3能够实现,在亚洲地区10+3GDP将占世界的20%,也就是仅次于欧盟的28%,美国的25%,这将又出现一个极,多极化的社会将会比单极化社会更加安全。所以我们的企业要有这样一种世界眼光,因为现在全球化已经渗透到各个方面,不仅我们在生产要素流动和配置方面要注意全球化,而且在制度、规则、环境和理念等等方面也要适应全球化的要求。这和国际知名大公司相比,我们的企业在战略规划,经营规模,公司治理、开发、创新、企业管理、社会责任,以及可持续发展等等方面,我们都有相当的差距,如何适应这一新形势,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更好的实施引进来,走出去的战略,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上主动参与国际竞争和合作,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目标,都将面临着更加严峻的挑战,所以我们必须要树立全球化的眼光,应对全球化的挑战。

    我们要制定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清晰目标,提出可行的变革路线,并使企业全体员工积极参与企业的变革和转型。企业不应该仅仅追求规模的扩大和经济效益的提高,我们企业往往首先讲我几年之内要发展到多大,实际上光大不行还要有效益的提高,但是更加重视员工的忠诚度,客户的满意度和社会的支持度。因为一个企业如果不能够把全体员工团结起来,不能够使全体员工凝聚在企业的文化之下,为了企业的目标共同努力的话,你这个企业是没有前途的。一个企业如果没有客户的满意和支持,你是得不到客户的选票,因为客户手中的钱相当于一张选票,他买的产品就是买你的票,你没有客户满意度不行。最后要有社会支持度,一个企业只管自己赚钱,不管社会公益,不关心环保、生态等等问题,你的社会支持度就会下降,你也不可能长期存在。

    第三,就是要调整产品的组合,提高集成度。在金融危机之前经济快速发展的时候什么产品都好卖,所以企业本身就不大注意调整自己的产品组合,实际上企业产品要分析你的市场占有率和你的市场增长率,你要保住企业的主流,就是市场占有率,虽然市场增长率比较低,但是这种产品已经稳稳的占住,要保持住,另外要发展市场增长率高,但是同时有竞争优势的明星产品,而淘汰掉市场占有率低,市场增长率也低的产品,要重新调整你的组合,要通过集中优势来发展你的核心业务,并且要通过纵向的集成化和横向的集成化努力提高你的集成程度。因为在金融危机到来以后,有很多产品的价格下降,造成了很多企业的问题。比如说太阳能,由于太阳能电池下降,如果光生产太阳能电池可能就会遇到问题。所以现在得往两头扩展,一方面生产硅料,利用先进技术降低硅料成本。另外出口太阳能电厂,通过出口电,这样把产业链纵向的向原料和市场两头去延伸。

    另一方面利用同样的类似的技术和设备,提高你产品的档次,实现横向的集成化。这个在纺织企业里面可能更加重要。当然通过并购来实现企业的战略发展也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并购必须要做到知己知彼,必须要做到互利双赢,抱着抄底心态进行并购是不可能成功的。我们要引进战略投资者,这个意义就是在市场、技术、管理各方面对我们有帮助,这样战略投资者才有引进的意义。

    第四是要建立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努力改善公司治理。现代公司治理的关键是解决所有者和经营者目标不一致的矛盾,这个矛盾要靠组织结构和组织有关的制度来妥善的解决。

    第五是加强创新,要掌握核心技术。每个企业要使企业成为创新主体,这个是我们在全球科协大会上提出来的,但是要真正使企业成为创新的主体并不容易,这就需要企业有敏锐的市场观察能力,能够及时发现市场新的需求,并且按照这个需求去组织科研单位,大专院校共同攻关。在取得技术成果以后迅速在企业中实现,就使企业成为市场目标的提出者,成为技术创新的组织者,也成为享受技术创新成果的主要享受者。所以这样我们才能够真正使企业能够成为创新的主体。

    第六是要树立正确的品牌意识,制定和实施科学的品牌战略,品牌是一种无形资产,这对企业来说是可以说在多年商誉基础上奠基起来的,贴牌生产领带和国产一般领带价钱差很多。国产领带一般不超过288块钱,国外比较中等名牌288-588,国际顶级名牌588-1288,品牌内在质量肯定没有这么大差别,但是品牌的效益是非常重要的。目前来看中国还没有世界级的品牌,要努力加以创造。

    第七是要加强人才的培养,提高全体员工的素质。金融危机到来以后有一些企业生产任务相对的减少,这正是我们培训人员很好机会。我去过不少钢铁厂,我们引进了很多先进的冷热连轧的高级设备,只有宝钢少数几个高铁厂能够生产高级轿车使用的钢,我问他们为什么?有的人说你是一流的设备,二流的人员,三流的管理怎么可能生产高级轿车钢板,这个话说的虽然有点挖苦,但是我们人员素质和管理是否跟先进设备相适应,能够真正驾驭设备,以及驾驭设备同时进行创新了,这是值得我们思考了。

    最后一点企业要解决能源、环保问题,以及解决一些社会问题上肩负起相应的社会责任,应该更加注重协调好经济增长和保护环境之间的关系。能源和环保越来越成为全球化的问题,需要各方面的共同努力。政府当然应当制定能源战略,完善环保的法规和制度,但是企业来说应该遵守这些法规和制度,要解决节能、减排等等方面的问题。要通过提高能源的利用效率和降低能耗,开发新能源,加快技术进步和国际贸易等多条途径来解决问题,保证生态的安全和环境的安全,应该坚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切实的加大节能、减排的力度和保护生态环境的投资力度,来加快企业技术改造的力度。

    我今天谈这么几个观点,第一个观点就是世界经济正走上曲折起伏的复苏之路,但是光明在前,我们相信在2011年世界经济可以转为正的增长。

    第二个就是发展新能源可以一举四得。

    第三个就是金融危机之后世界经济的新格局将会在六对矛盾当中寻找平衡。

    第四个就是我们的企业要采取八个方面的措施,来应对新的世界经济的格局。

    我的发言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主办单位简介
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气候司
商务部国际技术交流中心
专家委员会名单(排名不分前后)
路迈西
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化工与环境工程学院
矿物加工利用系 教授 博士生导师
梁兴印
环保技术标准研究专业委员会 秘书长
刘 昕
北京能环科技发展中心 主任
孟昭利
清华大学 教授
徐振刚
煤炭科学研究总院煤化工分院院长
国家清洁煤中心主任
徐志强
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化工与环境工程学院
副院长 教授 博士生导师
陈家仁
中国神华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北京研究院 研究员
曹乐人
中国华能集团公司技术经济研究院 原副院长
许方洁
中国华能集团公司 首席电力专家
陈子彤
大地工程开发有限公司 教授级高工 董事长
杨卫国
北京国环清华环境工程设计研究院 副院长
付晓恒
中国矿业大学(北京) 教授
吴立新
煤炭科学研究总院洁净煤中心 研究员 副主任
张 娜
中科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 研究员
王 威
中国科学院过程研究所 副研究员
刘淑琴
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化学与环境工程学院
化学工程系副教授

Copyright © 2010 cicpmc.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