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文字:
相关统计数据 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 相关统计数据 > 返回

联合国贸发组织发布《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2015年全球FDI反弹超出预期,但生产性投资滞后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

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

2016120

22

 

2015年全球FDI反弹超出预期,但生产性投资滞后

 

·  2015年全球FDI流动增长36%,约为1.7万亿美元,达到2008-2009年全球经济金融危机以来最高水平 (图1)。

 

1.  FDI流入: 全球总量及各类经济体流入量, 1995-2015

(10亿美元)

                     来源: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UNCTAD)。

                     * 预估值

                     注: 有关数据不包括加勒比离岸金融中心数据。

 

·         流入发达国家的FDI飚升90%,是全球FDI强劲反弹的主要原因。2015年流入欧盟的FDI显著增长,流入美国的FDI为上年的4 倍(受单个剥离资产交易的影响,2014年美国FDI流入量处于极低水平)。全球FDI流动重心再次向发达国家倾斜。2015年流入发达国家FDI占全球55% (图1)。

 

·         发达国家FDI流入量的强劲增长主要由跨境并购驱动,生产性“绿地投资”所占比例有限。此外,部分流入发达国家的FDI主要是与跨国企业在全球范围内的内部重组有关的资产负债表帐面资产的调整,所涉实体资源的流动很少。

 

·         发展中经济体FDI流入量达到7410亿美元的历史最高水平,较上年增长5%。发展中亚洲经济体FDI流入量超过了5000亿美元,继续在全球各地区中居于首位,占全球FDI流动的三分之一。流入非洲、拉美及加勒比地区的FDI大幅下挫,主要是受初级商品价格跳水的影响。

 

·         流入转型经济体的FDI进一步下降了54%,主要原因是初级商品价格大幅下降以及地区冲突对外资流入带来了不利影响。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 - 转型经济体中两个最大的外资流入国 -的FDI流入量均急剧下挫。

 

·         2015年跨境并购大幅增长了61%,但“绿地投资”停滞不前。其中,对发展中国家的“绿地投资”有所下降,表明跨国企业资本投资增长乏力。

 

·         在不出现新一轮跨国企业内部重组及并购交易的情况下,2016年全球FDI流动可能出现下降,特别是考虑到当前全球经济的脆弱性,全球金融市场持续动荡,总需求疲软以及一些主要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明显减速。地缘政治风险以及地区紧张局势加剧也可能进一步扩大全球经济面临的挑战。

 

2015年全球FDI流动增长了36%,约为1.7万亿美元,为2007年以来最高水平。新一轮跨境并购是推动全球FDI增长的主要力量。相反,“绿地投资”与2014年相比基本持平。对发展中国家“绿地投资”则出现下降,抵消了发达国家“绿地投资”的增长。

 

流入发达国家FDI实现强劲增长,全球FDI流动格局重心向发达国家倾斜。2015年,发达国家在全球FDI流动中占一半以上。但从地区看,亚洲发展中国家保持了全球最大FDI流入地的地位,其FDI流入量超过欧盟及北美。发展中经济体继续在全球前10大外资流入地中占据半壁半山(图2)。

 

美国吸收的FDI约为3840亿美元,在2014年意外地降到全球第三之后,再次回到榜首的位置。中国香港在全球排名第二,FDI流入量达到了创纪录的1630亿美元。但流入两地的外资,部分是返向交易(指跨国企业利用海外分支机构持有母国资产)及企业在全球范围内的内部重组所导致的企业资产负债表帐面资产的调整,所涉实体资源的流动有限。

 

2. 2015年全球十大FDI流入地

(10亿美元)

 

来源:联合国贸发组织(UNCTAD)。

 

流入发达国家的FDI达历史第二高位

 

联合国贸发组织估计,2015年流入发达国家的FDI较上年强劲反弹,为9360亿美元,达历史第二高位,是全球FDI大幅上升的主要推动力量(图3)。跨境并购热潮,特别是跨国企业对美国资产的并购,推动了全球FDI流动。跨国企业为寻求增长,并购热情明显上升。全球利率处于历史低位以及跨国企业良好的资产负债表推动了并购热潮。

 

由于全球FDI流动主要由跨境并购而非生产性“绿地投资”的推动,全球FDI的增长并没有有效转化为生产能力的扩张。此外,如前所述,一些并购还是返向并购,并不涉及太多的实体资源的流动。

 

流入欧盟的FDI连续三年下降之后,2015年增长强劲,约为4260亿美元。其中,流入荷兰的FDI增长146%,达900 亿美元;流入比利时的FDI扭转下降趋势(2014年下降87亿美元),2015年达327亿美元;流入英国的FDI增长29%,达680亿美元。流入欧盟最大的两个经济体 - 德国和法国 - 的FDI也转为正增长。其中,流入德国的FDI在2014年下降了62亿美元,2015年净流入110亿美元,主要得益于跨国企业内部还债净额大幅下降以及利润再投资翻了一番。流入法国的FDI从2014年的150亿美元增长到2015年的440亿美元,主要是受跨境并购的推动(包括瑞士Holcim水泥对法国拉法基水泥高达210亿美元的并购)。针对欧盟的跨境并购大幅上升了68%,对欧盟的“绿地投资”也增长了14%。这表明,随着欧盟宏观经济及金融市场的改善,跨国企业对欧盟的生产性投资出现反弹。

 

受初级商品市场低迷的影响,流入澳大利亚及加拿大的FDI出现下降。流入澳大利亚的FDI减少了33%,其中采矿业出现的撤资导致跨境并购下降并对外资流入带来了负面影响。跨国企业内部借贷从2014年净流入130亿美元转变为净流出40亿美元,也导致该国FDI流入的下降。流入加拿大的FDI下降了16%,主要原因也是初级商品部门投资下降,以及跨国企业特别是能源及采矿业跨国企业内部借贷的不利影响。

 

2015年,流入美国的FDI达3840亿美元,为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而2014年,受单一大规模资产剥离交易的影响,美国吸收的外资处于极低的水平。2015年美国FDI流入的增长主要得益于股权投资以及跨境并购的大幅上升。对制造及服务业资产并购的增长抵消了初级商品部门并购的下降,导致针对美国的跨境并购飚升至2280亿美元,为2000年以来最高水平。

 

3. 各主要地区对全球FDI增长的贡献 2014–2015年)

 (10亿美元及百分比)

 

 

来源:联合国贸发组织(UNCTAD).

 

亚洲发展中经济体FDI流入创历史新高,其他发展中地区FDI流入大幅下降

 

2015年,流入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的FDI增长15%,达5480亿美元,创造了新的历史纪录。亚洲发展中经济体仍为全球最大外资流入地,约占全球FDI流入量的三分之一。

 

中国香港吸引的FDI达到1630亿美元的历史最高水平,在亚洲发展中经济体中居于首位,是全球第二大外资流入地。成功集团及和记黄浦的重组是导致上述增长的部分原因。流入中国大陆的FDI增长了6%,达1360亿美元。其中,流入中国制造业的FDI有所下降,但流入服务业的FDI保持强劲的增长势头,使中国吸收的外资创造了历史新高。流入新加坡的FDI小幅下降了4%,为650亿美元。受此影响,流入东盟的FDI下降了7%。流入印度的FDI增长了近1倍,达590亿美元。印度政府采取措施改善投资环境,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流入西亚的FDI在连续六年下降之后,2015年增长了5%,约为450亿美元。但上述增长主要归功于流入土耳其的FDI的大幅增长(增长30%,从2014年的124亿美元增加到2015年的160亿美元)。针对土耳其企业的跨境并购额增长了近一倍。

 

流入非洲的FDI大幅下降31%,约为380亿美元,主要是由于流入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外国投资大幅减少。流入北非的FDI扭转了下降势头,其中流入埃及的FDI从2014年的43亿美元增加到2015年的67亿美元。中部及南部非洲的FDI大幅下挫。初级商品超级牛市的结束对资源导向型的投资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流入莫桑比克的FDI下降了21%,但仍保持在38亿美元的水平。流入尼日利亚的FDI下降27%,约为34亿美元。流入南非的FDI急剧下降了74%,仅为15亿美元。


 

1. 2014-2015年各地区及主要经济体FDI流入量、跨境并购及“绿地投资”

(10亿美元)

                        来源:联合国贸发组织(UNCTAD)。

                        预估值

 

流入拉美地区的FDI在2015年再次下降了11%,达1510亿美元。国内需求放缓以及初级商品价格跳水导致出口大幅萎缩,严重冲击了流入该地区的外国投资。流入该地区最大外资吸收国巴西的FDI下降了23%,为560亿美元。采矿业利润下滑导致一些南美国家的FDI流入下滑,如流入智利的FDI减少了38%,流入哥伦比亚的FDI下降15%。但流入秘鲁的FDI上升了11%,流入阿根廷的FDI也有所增加。与此相反,2015年中美洲国家的经济与投资保持强劲增长。其中,墨西哥FDI流入量上升了14%,达290亿美元。这主要得益于针对该国企业的几笔大宗交易推动了并购的大幅增长。

 

受地缘政治因素以及市场信心下滑的影响,流入转型经济体的FDI进一步下降了54%,为220亿美元。其中,流入东南欧的FDI增加了3%。在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石油等初级商品价格下降对外资流入造成了严重影响,两国FDI分别下降了92%和66%。但外国投资者对转型经济体初级商品部门的投资仍在继续。例如,英国私募股权投资基金Gaetano收购了俄罗斯Kumi石油公司,马来西亚国有企业Petroliam Nasional Bhd以22.5亿美元收购了阿塞拜疆天然气公司的部分资产。

 

跨境并购大幅飚升,但对发展中国家的生产性投资表现低迷

 

2015年,全球跨境并购显著增长,达到了200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图7)。跨国企业利用其持有的创纪录的现金以及全球宽松的流动性积极展开并购,以促进收入增长并提高效益。全球跨境并购净值在2015年达6440亿美元,较上年增长了61%。其中,制造业跨境并购增长132%,达3390亿美元。非金属矿产品加工以及机械设备、电子元件制造业的资产并购的增长尤其令人瞩目。服务业的并购表现不一,金融业的并购有所减缓,但房地产及运输部门的并购增长强劲。受石油价格跳水的影响,原油、天然气行业的并购交易下降了68%。整个采掘业的并购下降了51%。

 

4.  2007-2015年全球跨境并购及“绿地投资”额

(10亿美元)

 

跨境并购

“绿地投资”

来源: 联合国贸发组织(UNCTAD)

注: 2015年数据为预估值。有关数据未包括加勒比离岸金融中心。

 

发达国家是全球跨境并购的重心。对欧盟企业的并购净额大幅上升了68%,达2690亿美元,主要是对爱尔兰及英国的并购显著增长(约占欧盟并购增加值的四分之三)。美国跨国企业以避税为目的进行的返向并购交易在上述两国都不少见。对美国企业的并购从2014年的110亿美元剧增到2015年的2280美元。造成这一急剧增长的原因是,2014年英国沃达丰公司剥离美国无线通信运营商Verizon公司的资产,导致美国该年的跨境并购处于极低的水平。另一方面,2015年跨国企业对美国资产的并购意愿有所上升。与发达国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对发展中国家的跨境并购在2015年下降了44%,仅为680亿美元。其中,跨国企业剥离在巴西的资产导致拉美及加勒比地区的跨境并购下降了60%,同时对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的并购也从2014年峰值下降了61%。

 

2015年全球已经宣布的“绿地投资”持续低迷,较上年仅增长了0.9% (图4)。其中,发展中经济体的“绿地投资”大幅下降,特别是非洲以及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绿地投资”分别下降了19%及24%。

 

2016年全球FDI前景存在着不确定性

 

在不出现新一轮企业重组及并购交易的情况下,2016年全球FDI流动预计将有所下降。这主要是受全球经济增长势头不稳、全球金融市场持续动荡、总需求低迷以及一些主要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明显放缓的影响。此外,地缘政治风险及地区冲突加剧也可能进一步扩大全球经济面临的挑战。

 

全球“绿地投资”增长乏力,特别是一些发展中地区“绿地投资”明显下滑,表明当前全球FDI流动的增长势头并不稳固,在很大程度上仍将受到全球并购大幅波动的影响。

 

另一方面,随着发达国家经济温和反弹,全球宏观经济环境将有所改善。全球经济增长率预计将从2015年的2.4%进一步提高到2016年的2.9%。这可能进一步增强投资者信心,并推动跨国企业增加生产性投资。此外,新兴经济体货币进一步贬值,以及跨国企业为调整全球生产经营布局进行的并购交易,也可能促进全球FDI流入出现增长

 

本报告(包括其中的数据和分析)可以引用,但须注明出处

 

国际投资流动及政策最新趋势,

请见联合国贸发组织投资和企业司网站

www.unctad.org/diae

 

如需其他信息,请联系:

联合国贸发组织投资和企业司司长

詹晓宁

电话:+41 22 917 1781

Email: diaeinfo@unctad.org

 

 



ΰ ̫ ͨ